首页 精选文章文章正文

狼性战略与中庸之道的对抗:侯为贵真的已经输给任正非?

精选文章 2019年07月28日 16:06 52 羽度非凡

在智能手机的市场上,多数人第一印象的品牌是华为,其次会想到小米科技、OPPO、vivo等厂商,但只要有华为的出现,人们总会在一个小角落里看到中兴的身影,因为这两家公司在业务和产品方面有太多的交际,两家企业从起步到未来的发展也有着相似的足迹,更重要的是华为与中兴的创始人虽然有着极端的不同性格,但两人在事业上又都有着各自的成功之处。

7.jpg

为中兴带来的三重机遇


虽然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已经非常低调,但各种媒体对于任正非的报道却并不算少,因此关注通信和智能手机行业的人对于任正非并不会感到陌生,但同样是40后、上世纪80年代创业的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却并不为人了解,因为他在媒体前出现的时间相较于任正非更少一些。


侯为贵毕业于南昌大学,上世纪80年代初前往美国负责先进技术的引进,此后曾在航天部691厂工作,从底层技术员工到车间主任,再到技术科长,侯为贵一直都是航天部691厂最优秀的技术工程师,如果放到现在来讲,这与侯为贵上学时期的“沉稳学霸”性格非常相符。带领中兴起步的时间要追溯到1985年,当时公司是由内地与香港合资创立,名为“中兴半导体”,侯为贵被任命为公司总经理,直到1997年才正式建立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而侯为贵继续担任总经理职位的同时,也成为上市公司副董事长,七年之后被选为中兴通讯公司的董事长。


在侯为贵进入中兴通讯之后,先后抓住三次机遇帮助中兴实现快速发展,但同时这三次机遇也帮助华为实现更强的逆袭发展:


1.CDMA


CDMA是1995年出现的一种无线通信技术,中兴和华为对于这项技术均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但不同的是中兴选择与中国联通共同研发第一代的IS-95 CDMA技术,而华为认为CDMA的主要技术专利掌握在美国高通手中,想要使用这项技术需要向高通缴纳高额的专利授权费,因此华为将技术研发的重心投入到WCDMA技术,但由于当时CDMA已经逐渐成为市场主流,因此华为还是在CDMA上投入一定的研发力量,只是研发的项目侧重于更加前卫的CDMA2000。


一方面是与中国联通的合作关系,另一方面中兴投入到IS-95 CDMA的研发也确实取得了不错的成果,因此中国联通在CDMA技术的招标中,中兴通讯获得不错的份额,不过这种胜利对于中兴而言只是暂时的,因为通信技术发展的速度在当时已经开始逐渐加快,将研发重心投入到CDMA2000技术的华为在海外市场获得大量订单,此后国内市场也开始大规模采用CDMA2000和WCDMA通信技术,由于中兴在这两方面投入的研发力量并不算大,因此只获得WCDMA的20%份额订单,而有着前瞻性的华为却拿到31%的份额订单,这次竞争也让华为拉开了与中兴之间的市场差距。


2.小灵通


小灵通的技术最早风靡于日本,被UT斯达康引进中国市场之后,基于小灵通技术的通话采用单向收费策略——只有拨打电话的一方需要支付费用,而当时的手机通话不仅需要双向收费,而且资费较高,因此小灵通在中国开始迅速普及,而运营商也认为搭建小灵通网络基站的投资成本较低,同时用户自然也更乐于接受低资费的通信套餐,因此小灵通在国内市场的受欢迎程度很快超过手机,而侯为贵在2002年带领中兴通讯进入小灵通市场,在国内的发展势态一度超越UT斯达康。


巧合的是这项技术同样也较早进入任正非的视线,但任正非认为小灵通的技术并不够先进,未来一定会被市场淘汰,因此华为并没有进入小灵通的市场,而侯为贵却将小灵通技术作为中兴通讯在未来的市场重心去发展,但事实证明任正非再一次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小灵通的用户量自2007年开始出现大幅度下滑,三年之后工信部确认小灵通将会在2011年退出市场为3G网络的铺设让路。


3.手机


在小灵通兴起的同时,实际上侯为贵也已经注意到手机会伴随3G网络的普及而进入高速发展阶段,中兴在WCMDA订单份额败于华为之后,手机的销量曾一度超越华为,在2003年的手机销量统计中,中兴手机的总销量达到450万部,带来的销售额占据中兴总销售额将近20%,虽然这一数据在当下看来并没有非常抢眼,但在21世纪初期还是非常了不起的。


不过很快华为的手机产品顺势崛起,很快占据了全国销量冠军的宝座,同时在全球范围内也一直与三星、苹果正面竞争,而中兴近些年在智能手机市场的发展并不乐观,直到2018年的中兴Axon9 Pro和2019年的中兴Axon10 Pro才逐渐开始让中兴在智能手机的市场存在感有所恢复,不过想要追赶当下的华为已经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达成的目标了。


侯为贵与任正非的性格策略


单从中兴通讯的角度来看,在CDMA、小灵通和手机三方面都是侯为贵抓住的市场机遇,如果加入与华为的对比,则会发现似乎侯为贵的眼光相较于任正非不够长远,可能也正是两位创始人的相反性格造就了中兴与华为不同的发展状况。任正非出生于知识分子的家庭,但经历过军旅生涯之后带上了“好战”的性格色彩,不论是面对国内市场的巨龙通信、大唐电信,还是国外市场的AT&T、思科,华为采取的主动争夺市场份额都彰显着任正非在背后的性格,但这种“好战”并不是鲁莽上阵,而是有预谋且能够灵活应变地竞争。


侯为贵领导的中兴通讯似乎更加保守,在市场的竞争中也主要是与华为在专利等方面发生诉讼关系,而且是处于被动的一方,此外参与面对海外通信企业的市场竞争时,也主要是和华为合作共同面对,而后期导致两家企业合作解除的主要原因自然是由于中兴和华为在业务方面重合度较高,但同时隐藏的原因是侯为贵与任正非的处事之道并不相同,但如果两人在工作之外能够成为朋友,想必这种极端相反的性格又能够让两人惺惺相惜。


侯为贵真的输于任正非?


从商业战场的角度来看,利润和影响力是衡量一家公司成功标准的主要维度,显然目前的华为是要胜于中兴的,但如果要对比侯为贵与任正非,羽度非凡认为侯为贵并没有输,任正非的“狼性管理”确实让华为走向世界顶尖企业行列,但这种高效率成果的背后是员工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侯为贵的“中庸管理”让中兴内部的工作氛围稍显轻松,一些对国企有着极端排斥心理的人将这种管理制度看作是“颓废的开始”,但如果中兴不曾努力过,也不可能达到目前全国第二、全球第四大通信企业的位置,这种稍显轻松的“中庸管理”只能归于侯为贵的性格使然,企业纵然有多种维度衡量成败,但不同性格造就的不同人生又怎能用输赢去评判呢?


标签: 人物故事

发表评论

备案号:冀ICP备11022167号

非凡博客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